本网首页 新闻中心 工会 维权 人物 财经 评论 直播 文娱 论坛 图片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http://qzgr.workercn.cn 首页 投稿 订阅 联系

地质传奇 八闽骄傲

——记福建省197地质大队

 

  在美丽的海峡西岸名城——泉州,活跃着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地质队——福建省197 地质大队。

  风雨砥砺、岁月如歌。在“大跃进”的号角声中,全省第一支为突破福建“无可采煤炭断言”的煤田地质勘探队伍——原福建省燃料局地质分队应运而生,从此,掀开了福建地质找煤的历史篇章。不用扬鞭自奋蹄,从闽西红土地到东海之滨,八闽大地留下了勘探队员的足迹;一路风尘、几经沧桑、几度辉煌、多少风流,为寻找地下“黑金”——煤炭,积淀了光辉的业绩;打破了“福建无可采煤的断言”,从龙永煤田到天湖山煤田,重建了含煤地层柱状,探明了一批又一批煤炭资源,创造了“绳钻”技术奇迹,为福建煤炭工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大胆构想在火山岩下“寻宝”

  天湖山,造就了当时福建的一个煤田传奇——197 队的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们在这里完成了福建境内地层序列的编制工作,为以后福建省内地质找矿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而这里“取之不尽”的“乌金”被源源不断地从深井中拉出,让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沉浸在对它的依恋中。然而,197 队的领导却清醒的明白:区区一个天湖山,对福建的煤炭供给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通过对大量野外地质资料的研究,197队的地质工程师们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在厚重的火山岩下,在红层中一定还隐藏着什么,这下面会有煤吗?为了弄清楚这个秘密,197 队集中全部科研力量将一张张图纸、一块块矿区、一本本资料重新推敲,反复论证,希望能在煤炭领域的禁地——火山岩下嗅出煤炭的味道。由此,天湖山下找天湖山的构想就此拉开序幕。

  永春县天湖山在197 队人眼里再熟悉不过了,面对曾经是福建第一大煤矿基地的老矿山,大家心里都在犯嘀咕。就连有着多年经验的地质专家也认为,复杂无常的地质构造,交织丛生的断层带,天湖山本身已是一个传奇,想在这样的环境中再造一个奇迹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可能。

  在福建地质科技“金锤奖”获得者、时任197 队总工程师戴定贤的指导下,一批批专业技术带头人和骨干们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新的征程。

  凭着多年的煤田地质工作经验和对天湖矿区的深入了解,同时经过对现有地质资料的重新归纳和分析,他们在天湖山西部含春北至新春西确定了5 个靶区,并于2007 年成功申报了福建省地质勘查专项资金项目。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施工的3个钻孔中,在穿过火山岩后孔孔见煤,于永春县新村西矿区1177 米深处成功打到了近1 米厚的可采煤层,使得火山岩盖层下找煤由含春北的8平方千米扩大到50 平方千米的范围。这一重大发现有力地证明了深部找矿理论和“四下”找煤理论的可行性和科学性。这一成果也引起了福建省煤田地质局的高度重视,他们以此为理论基础,由福建省煤田地质局牵头,在福建省内浩浩荡荡地开展了“攻深找盲”运动。于是,一个个钻孔的捷报、一份份翔实的资料,一个关于火山岩下滑脱构造的理论就这样渐渐呈现在世人眼前,传奇的八闽大地又一次在地质人面前展现出她的魔力,火山岩下那个被尘封亿年的传说终于得到了验证。2013 年,《福建缺煤省基于滑脱构造理论的深部煤炭资源研究》项目荣获“中国地质学会年度十大地质科技进展奖”。

  勇于探索在艰苦征程中前行

  有了理论的支持,197 队的地质工程师们开始将眼光放得更深、更远,其中内林就成了他们第一个征战的目标。

  位于大山深处的漳平内林,曾是福建煤田地质人心中的一块痛心之地。早在20 世纪80 年代,197 人就在这里进行了详细的地质勘查。为了能够有效地提升福建煤炭资源储量,该队抽调了大量人力物力穿梭于内林的大小山川中,然而事与愿违,信心满满的地质工作者们因为局限于当时钻探技术以及对地层的认知,勘探成果并不理想。那时的地质钻探还在使用老千米钻机,不但钻孔孔斜偏差较大,而且岩芯采取率也不高,过大的孔斜偏差加上缓慢的进尺,进入深部岩体后一般就无法再往下继续钻探了。经过几次并不理想的找矿尝试之后,该队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2010 年,随着福建煤田地质局“攻深找盲”找矿大行动的不断深入,加之197 队对深部滑脱构造的深入理解和掌握,煤田人又一次大胆地瞄准了内林。2011 年,漳平内林矿区作为中央勘查基金项目申报成功;2012年,197 队抽调“泉州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高级工程师郑清伟率队带着新一代绳索取芯钻机开赴矿区。这一次,197 队没有盲目开工,郑清伟和他的团队通过收集翔实的地质资料,对整个矿区进行了认真分析后提出了几个最佳的勘探方案,并上报给队部审议。该队队长戴定贤、时任总工程师郑振文亲自挂帅组成的专家组对勘探方案进行复议,力求取得“开门红”。专家组经过几天的研究和分析,通过对地层推覆构造的大胆推测和技术验证,最终将首钻确定在内林南部深山一处向阴的山坳中。因为是首钻,作为项目组组长的郑清伟丝毫不敢懈怠,他从机场开路到钻机进场都是亲力亲为。为了保证不打丢一层可采煤层,郑清伟和钻工们一起住在简易工棚里。半山坳中树木密不透风,阴冷潮湿,这样的环境让每一位施工人员都难以忍受。当新一代的绳索取芯钻机打过了100 多米厚的岩体后,二叠系童子岩组地层随着取芯管出现在人们眼前,197队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而当钻机伴随着有力的轰鸣声继续向下挺进到1059米,连续将两层厚达近1 米的煤层从沉睡亿年的地底深处采出地面时,在场的所有地质人都沸腾了,地质专家们的预想终于变为现实,无数个不眠之夜和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神奇的预言再次得到了印证。

  在新理论的支撑下,197队取得了含春北、新村西、草坑、上石马、岭头崎等一个个矿区的成功,他们在缺煤少矿的福建省成功开辟出了一条在滑脱构造、隐伏区下找矿的传奇之路。


 最 新 杂 志   
     
 特 别 关 注   
 网 上 调 查   
 合 作 伙 伴   

Copyright© 2008-2009 http://qzgr.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泉州工人》报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