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 新闻中心 工会 维权 人物 财经 评论 直播 文娱 论坛 图片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http://qzgr.workercn.cn 首页 投稿 订阅 联系
“娘家人”

□杨发胜

  我,周晴云,一个来自江西省的女孩。吃货,爱笑,小辣妹,这就是我。

  去年在广东省一家服装厂当一线工人,那边没有知心老乡,枯燥的流水线工作度日如年。早就听说大泉州是打工者最具幸福感的城市,今年正月,我果断串联几位“臭味相投”的姐妹,结伴南下泉州打工。临行前,父母千叮咛,万嘱托,絮絮叨叨的话一大箩筐,毕竟第一次来泉州,人生地不熟,父母的担虑,也在情理之中。来到泉州市丰泽区东海东滨工业区,在泉州红彩服装公司缝制车间做车工。泉州红彩服装公司,是一家规模较大专业生产童装、体育用品的服饰公司。企业信誉度良好,公司有工会委员会,维护员工合法权益等方面,广受好评。“工会”是什么?对我来说是个新鲜词,手机百度了一下。“工会”,称劳工总会、工人联合会。工会原意指基于共同利益而自发组织的社会团体,这个共同利益的团体,诸如一雇主工作的员工,在某一产业领域的个人。工会组织成立的主要意图,可以与雇主谈判工资薪水,工作时限和工作条件等等。哇塞,令我耳目一新,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工会像亲人一样,乐于助人,多次解我燃眉之急。

  一个下雨天,厂外雨涟涟。中午十二点下班后,工人们带了雨具的都呈鸟兽散去,几个没带雨伞的同伴,奋不顾身地冲进雨幕,我不能这样做,阳台上洗了一个多星期的N多套衣服还没干,再淋雨的话,我没衣服换了。兀自一人站在宽阔的厂大门,来回踱步,饥肠辘辘,除了诅咒,剩下的是无助。这时,从公司管理部走出来一位衣着光鲜、风度儒雅的中年男子,微笑对我说:“没带雨伞吧?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我这里有伞,你拿去用吧!”平时虽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却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具体干什么工作的,接过他的雨伞,消失在茫茫春雨中。

  中午厂门口对面的小餐馆,顾客排起长队。我的几个老乡,围坐一桌,他们捷足先登,已吃饱喝足,正休闲地用牙签剔牙。老乡问我:“哪里弄来的伞?”我如实相告,我不知道伞主人的名字,比划着,描述着他的身高模样。工友小刘告诉我,他是公司的杨发生主席。我一听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一头雾水。小刘说,公司墙壁上悬挂着工会“双亮”公示牌,上面有他们的照片,手机号码,职务信息。他是我们工人的‘娘家人’,说话人。

  都说江西老俵不怕辣,我这个小辣妹不是徒有虚名。炒菜要加野山椒,餐桌上顿顿“老干妈”下饭。吃得辣,有一天我上火了,要命的是又干咳,鼻孔红肿,又痒又痛,忍不住用手一抓,出血了,溃烂了。姑娘家“毁容”了。我怕有失观瞻,赶紧带口罩“掩护”。戴着口罩上班,恰巧跟杨主席撞了个满怀。他问:“怎么了?感冒了?不要紧吧?”我笑而迅答:“上火了,鼻子烂了,丑死了!”随即摘下口罩,露出“庐山真面目”。“哎呀,都发炎了,赶紧去看医生,打针吃药才管用。”“打针我怕疼,买药没时间,忍一忍,拖一拖再说。”“有空我帮你买一盒“红霉素软膏”外用效果不错。”我以为他说着玩,没放在心上,谁知下班他真的递给我一盒“红霉素软膏”。我按照使用说明书连用两天,溃烂的鼻子很快好了,再也不用戴口罩掩人耳目了。

  雨伞、药膏,工会杨主席,咱们工人的“娘家人”。娘家人真好,我内心感激他的话。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一滴水中见太阳,于微细处见真情!”

 最 新 杂 志   
     
 特 别 关 注   
 网 上 调 查   
 合 作 伙 伴   

Copyright© 2008-2009 http://qzgr.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泉州工人》报社版权所有